2018是不是瓜迪奥拉的时代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6 02:31

(原标题:2018是不是瓜迪奥拉的时代?)

英超赛场,瓜帅率领的曼城一骑绝尘,不过欧冠战场,蓝月亮的战力尚待检验。图/视觉中国

随笔

2017年初,英国《独立报》高级足球记者蒂姆·里奇向我透露了他之后18个月的一项重要任务:写一本瓜迪奥拉在曼城的纪实文学。当时,西班牙名帅在英超的前半个赛季饱受争议,采用三中卫的切尔西所向披靡,而蓝月亮的战局却步步走低。

为此我嘲讽道:“瓜迪奥拉有可能在你这本书写完之前就走人了。”他无力反驳,只得感叹一声:“他可能在西甲以外的联赛都很难成功。”我们开玩笑打赌:如果瓜迪奥拉能力挽狂澜,那么书名就叫《属于佩普的时代》(Pep-Time);而倘若他中道崩阻,书名前就要加一个“不”字。

如今一年过去了,两天前我接到了里奇的电话,他表示自己已等不及提笔,因为属于佩普的时代真的来了。

我能理解这份激动,事实上在本赛季英超开始后,我也成了曼城球迷。但用一个宏观的“时代”概念描述,恐怕仍言之尚早:目前英超赛季将将过半,残酷的欧冠淘汰赛仍未开打,而竞技体育总习惯用奖杯来定义新时代。

孔蒂用3421统治了上赛季英超,观察家们一度深信“三后卫时代”降临,甚至中超也一度出现了弄潮儿。现在,三后卫依然流行,但“如何阻止曼城”成了时尚的新课题。

切尔西是英格兰53年来第一支以三后卫战术夺得冠军的球队,影响力可见一斑。本赛季英超20队,有17队在赛季初期使用过三后卫,因为它是对付3421的最佳办法。以曼联为例,本赛季他们先后4次祭出三后卫,目的是钳制惯用三后卫的对手。

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的现象在现代足球中不止一次出现,2009年瓜迪奥拉率领的巴塞罗那3年两夺欧冠,风头一时无两。尽管当时有穆里尼奥这种负隅抵抗的领袖级人物,但绝大多数顶尖俱乐部都想模仿,因此出现了一大批迷恋“控球率”的新玩家,直到多特与拜仁打爆皇马巴萨为止。

这一骤变,也为之后瓜迪奥拉前往德甲埋下伏笔。他善于学习,在忠于克鲁伊夫理念的同时,也在德甲改写了自己的风格,使之变得更具弹性。然而拜仁在欧冠半决赛的接连失利,让德国人对瓜帅失去了信心。坦白来讲,瓜帅的离开也与此时德国足坛刮起的新思潮有关。以克洛普、朗尼克为代表的德国中生代教练,让长期坚守四后卫防线、高强度逼抢及区域盯人的德甲,集体走上了“高位压迫+肋部斜插”的新路。

与此同时,欧洲其他联赛也出现了新思潮的代表性人物。马竞主帅西蒙尼就是其中之一,当然这并非他的原创。他的风格最早可追溯到他球员时期师承的斯皮内托。当时,萨斯菲尔德队踢的就是大刀阔斧的“反足球”风格。

《卫报》专栏作家乔纳森·威尔逊认为,另一个旗帜性人物孔蒂,在很大程度上也受到了马佐尼的影响——强调高压逼抢——后者曾经还在布雷西亚影响过球员瓜迪奥拉;阿莱格里则在尤文图斯发扬了孔蒂的理念。

在一干豪门中,皇马始终特立独行,以至于众人调侃齐达内的成功源于“玄学”。但皇马的成功模式却非常适合当代所用:他们习惯将资源凌驾于理论之上。他们深知任何一种风格都不长久,而当一种风格失去优势时,他们尽力收集优秀个体,并以此优化整体配置。

诚然高水平球队风格迥异,但谁也无法逆水行舟。比如这几年流行的高位压迫,你可以不信奉,但无法忽略它的存在,必要时你不得不找出应对它的方法。这就是“时代”的力量:新思潮横空出世后,会立刻出现大批效仿者;而已存在的旧法,也要适时通过修正自我来面对全新挑战。

我很期待里奇这本关于瓜迪奥拉的新书,正如我迫切想看瓜帅的下一场欧战。我无法准确预测2018究竟是不是属于瓜迪奥拉的时代,而这也恰是我们热爱足球的缘由——无论新时代诞生抑或旧时代陨落,我们都与之同行。

朱渊(曼彻斯特CPM体育管理联合创始人)

本文来源:新京报 责任编辑:王晓易_NE0011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